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ngge2008512的博客

本博资料多从网上收集,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涉及你的作品,侵犯你的权利,请告之。

 
 
 

日志

 
 

【转载】【谷俊山被查背后】 谷俊山之弟谷献军的王国  

2014-01-16 03:2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谷俊山被查背后】 谷俊山之弟谷献军的王国

谷俊山被查,谷俊山被查背后,谷献军的王国,谷俊山弟弟谷献军,谷三

谷俊山的将军府。谷俊山的落马牵出了其弟谷献军在濮阳横行霸道的事实,据称谷献军正在潜逃,目前已被公安部门网上通缉。

#谷俊山之弟谷献军的王国#濮阳谷氏家族中最有名的除了大哥谷俊山,就是小弟谷献军。

谷献军,1972年6月生,在兄弟中排行老三。在濮阳,人们多称其为谷三。

谷三圆脸,中等身材,体胖肚凸,与大哥谷俊山比较相像。和谷俊山一样,谷三也是初中毕业后去当兵。1999年前后,谷三从部队复员,起初在濮阳市检察院当司机开车,后来回东白仓村的副支书,2001年任村支书,一直干到2010年去职。

东白仓村居濮阳东北部,东面是中原油田,向南是濮阳老城。随着濮阳城市扩展,东白仓村变成濮阳新城中心华龙区的一部分。如今,整个村子已经不复农村景象,到处都是楼房,空余处也多是在建或待建楼房。

2012年11月,东白仓村委会一楼门厅的墙上,仍贴着村支部名单和照片。谷献军排第一,职位为村支书。照片已褪成蓝白色,谷献军略胖的圆脸,看上去有点浮肿。此时,距离他已辞去村支书一职已近两年。

谷三在村支书任上一当就近十年。这十年,正是谷俊山从济南军区到总后勤部平步青云的十年,谷三以及家族的财富暴涨。

在濮阳,除了别墅区和“将军府”,还分布着谷氏家族开发的商贸城,已售和待售的各种楼盘,以及位于城市中心的“烈士陵园”和两所“兵工厂”。谷三的生意涉及军需生产、土地和房地产开发以及建设工程等领域。

“兵工厂”

伴随着谷俊山主管军队后勤,远在濮阳的专门生产部队所需营具的谷氏家族家具厂和军用篷布厂应运而生。这两家工厂,是谷三最早开办的企业。因生产物品专供军队后勤,当地人俗称“兵工厂”。

篷布厂位于濮阳高新区东王什村。曾在厂里干过活的村民透露,篷布厂由谷三的姐夫杨银举负责管理,有上千平方米的车间,雇佣数百工人,年产值三四千万,专门生产绿色军用帆布帐篷,销往全国部队。

2012年三四月间,中央调查组到濮阳调查,杨银举等人闻讯一度曾将机器藏到东王什村的村民家。之后不到一月,篷布厂停工关门。

有知情者称,该篷布厂经营了三年多,是个没有牌照的“黑工厂”。财新记者也没能在当地工商部门查询到有关该厂的资料。

谷三的家具厂坐落在濮阳高新开发区中原路与濮水路交叉口,正式注册的名称为和容现代办公机具有限公司(下称和容机具公司)。

知情者称,开发区主要领导一次批给谷三300亩土地,270亩用于建设和容机具公司,剩下30亩被谷三倒卖。

工商资料显示,和容机具公司2009年4月27日成立,注册资金1180万元,有两名股东——谷三的“挑担”张涛出资680万元,任董事长;他的小舅子徐凤仪出资500万元,任监事。

和容机具公司生产经营现代办公家具、钢制文件柜、档案密集架、办公桌椅、书架、床等。据曾在该公司干活的村民讲,厂子大约有300多名工人,生产的铁皮柜、高架床、办公桌椅,订单都来自部队的,先付款后出货。最红火时,从全国各地来的大货车络绎不绝,每天公司门口停靠四五十辆,排成一字长蛇阵。

2011年12月,和容机具公司突然变更了股东,李彦民取代张涛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生于1963年的李彦民,华龙区胡村乡张仪村人,曾在谷三旗下的多个公司任职。此间,正是坊间传闻有关部门对谷俊山展开调查之时。

谷俊山一垮台,厂子立刻没了订单,不得不于2012年10月关门歇业。

土地生意

东白仓村全村2500多人,原有4000多亩土地。谷三上台时,村里至少还有三千多亩。谷三任支书的10年中,三千多亩土地几乎被悉数卖掉,如今只剩180余亩企业用地。

一位曾跟谷三搭过班子的原村干部说,一开始,谷三主导村里卖地,事先还会跟村班子成员打个招呼,后来,索性就先斩后奏了。“他说卖地,没人敢吭一声。”谷三要开村委会,想通知谁参加就通知谁。

一位东白仓籍的濮阳老干部说,他退休五六年,没见村里开过一次村民大会。濮阳城市扩建涉及的几个村,都有村干部卖地的问题,但东白仓村的情况尤其严重。“我跟区长发牢骚,区长说人家有大领导罩着,管不了。”

除了把土地卖给开发商盖楼,谷三等个别村干部也自己盖房子,或出租或出售。在东白仓村,财新记者看到,谷三及其家族的住宅楼,不下七八处,普通村民宅基地12米长,谷三家的18米。谷三的二哥、大姐、二姐的房子都在村里,村西一条巷子两边,谷氏家族的楼房长达150多米。

知情者透露,谷三及谷氏家族在濮阳的巨额财富,首先是通过出售村集体土地直接或间接攫取;或通过帮助开发商征地获取相应的好处与回扣;或暗中与开发商勾结,名义上开发商拿地,谷三及家族操控或持干股。

2001年3月15日,谷三做主将东白仓村114亩地企业用地,以每亩7.8万元的价格卖给濮阳市怡景置业有限公司,用于开发商业住宅。合同规定,怡景置业公司沿街门市房建成后,其中有4000平米门市房将以每平米650元的价格出售给东白仓村。但后来怡景公司并未兑现承诺。经村民不断上访,怡景公司遂以另外2000平方米土地作为置换了结。

谷三等人在置换地上盖了楼房,以每平方米260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东白仓村民们称,他们没有从中分到钱。

该开发商又开发咖啡时光小区,征用东白仓村80多亩地。村民们抱怨,开发商留下的安置失地村民的上千平米门市房,也被谷三占用出租。

2004年前后,东白仓村生产一组、二组村民的地,以及村集体土地苹果园,近280亩被卖给开发商建设南江住宅小区。其中,预留七八亩集体土地,准备建设保障房。2007年左右,这块预留地又被谷三和当时的村长(现任村支书),以每亩五六万元的价格买下,开发了两栋面积建筑面积达1万平米的住宅楼,以每平米3000元出售。村民们说,仅此一项,谷三等人至少净赚上千万元。

而南江小区预留的40余间门市房,本应用于东白仓村安置失地农民,却被谷三主导私下出售。有村民多次向濮阳市纪委等部门反应,至今无果。

 除了打安置房的主意,谷三还或明或暗直接向开发商索取土地,作为其帮忙征地的回报。知情者举例说,在濮阳江汉路与长庆路附近有1亩地,即为开发商送给谷三,他盖了门市房出租给琴行;黄河路北的义乌商贸城开发商送给谷三5亩地,他开发成商住楼后又卖给开发商。

一名村干部说,谷三对村里土地财富的攫取无所不用其极。有相当一部分集体土地,谷三通过租赁或直接占用攫取。在黄河路南与幸福路东交叉口,有东白仓村集体两亩多地,被谷三改建为五层商住楼出租,一分钱也没给村里交过;东白仓村委会北面有块3.7亩的集体土地,也被其占用。

此外,谷三还承揽了很多开发商建设小区的配套工程。更早几年,谷三承接了濮阳军分区新盖家属楼、办公楼的工程。知情者称,这些工程由谷三出面承揽,然后倒手转包,获利丰厚。

地产黑马

成立于2007年11月的容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容金公司),是谷三旗下最有名的企业。在容金公司成立前五个月,谷俊山出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

工商资料显示,容金公司涉猎的领域主要是建设工程投资总承包、装饰工程、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以及融资等。容金公司是谷三的夫妻店。法定代表人谷献军,出资900万元,占1000万元注册资本的90%,其余10%由其妻徐敏出资100万元。

一年后容金公司增资扩股,注册资金增加至2000万元,新股东张燕峥出资1000万元,拥有50%的股份,其余50%由谷三夫妻持有。到2011年5月,容金公司股东再次发生变更,张燕峥拥有的50%股份出让给谷献军,退出容金公司。

容金公司设立之初,办公地点曾在濮阳黄河路咖啡时光西门附近。那是谷三妻弟徐凤仪的房产。

容金公司2007年11月注册,次年获得从事房地产开发的临时资格。之后短短几年,容金公司如濮阳地产界的一匹黑马,蹿升为一线地产企业,先后开发了容金国际、容金豪庭等多个大型豪华商住楼盘。

据河南省公布的地产企业业绩信息,容金公司在建标准厂房40万㎡ ,普通住宅(容金国际小区)20万㎡,前者2008年4月开工,计划四年半后竣工。后者2010年8月动工,计划2013年5月竣工。

2011年10月,容金豪庭建设项目通过濮阳市高新区环保局环评。容金豪庭地址位于开州路东、绿城路南,项目占地19122.8平方米,总建筑面积86446.8平方米,项目总投资约3.76亿元。拟建设高层商住楼6栋及相关附属设施。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开发商预售商品房必须具备“五证”齐全。未取得预售许可的商品住房项目,房地产开发企业不得进行预售,不得以认购、预订、排号、发放VIP卡等方式,向买受人收取或变相收取定金、预定款等性质的费用,不得参加任何展销活动。

但据当地媒体报道,容金国际三期建设中,五证中只取得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就匆忙上市销售。有关部门知晓这种情况,也仅仅是通过媒体提醒市民,并未做任何处罚。

任丘路与丽都路交叉口一带,是原华龙区政府所在地。这块地被濮阳市规划为未来的中心商务区。2011年,濮阳市政府挂牌出售这里一块约300亩的土地。谷三一出手就拿出定金1亿元,拍下土地,他对外声称,要建一座七星级酒店。

谷俊山案发后,谷三闻风而逃,工程被迫停工。如今,那块地杂草丛生,一片荒芜。

“市区乡都不敢管”

东白仓村700多户,绝大多数每户只有0.27亩宅基地盖的楼房和院落,全村财富加起来不过2亿多元,而谷家的财富至少两三倍。“这些钱怎么来的?”有村民愤愤地问。

村民们说,谷三从小性格有些“孬”,随着其兄的权势增长,也渐渐开始张扬,一度从武校雇佣了几十名保镖看家护院,还豢养了好几条藏獒、狼狗。

因为卖土地,谷三得罪了村里很多人,但村民们见了谷三,都面带笑容,“心里恨得很,怕得很。”一位村干部说。

2010年夏天,当了10年村支书的谷三终于不干了,东白仓村的土地已经所剩无几。谷三成了濮阳市最富的人,而村里却没有发展出什么集体企业,不少村民只能靠出租房子、打零工谋生。

一位与谷俊山、谷三都打过交道的当地老干部说,他曾跟华龙区的一位领导提到,谷三这样蛮横霸道,老百姓怨声载道,你们也不管管。对方回应说,谷三有钱,有帮,从上到下都有人,市里、区里、乡里都不敢管,咱敢管?

这位自述与谷三个人“关系很好”的老干部说,谷三对朋友和跟他关系铁的人,什么事都好说,啥事跟他一说就一个字“弄”,对关系不好的人,则是“治”。谷三胆大,敢干,成绩也有,东白仓村城中村改造,没有他弄不下去,但他私心太重。

在村民眼中,谷三到了贪贿无度的地步。农历二月二原是谷俊山父亲冥辰,但谷三称是他母亲的生日。每年到这个日子,东白仓村村干部都要集体专程到北京看望谷母,奉上红包。

一位乡镇干部直摇头说,做了半辈子农村工作,也没见过这样的村长(支书),人在北京遥控指挥,平时村里见不到人,到卖地、征地时就回来了。

面对谷三的飞扬跋扈,谷氏家族的暴富,村民们敢怒不敢言。他们知道在谷三和谷氏家族身后,站着中将谷俊山。

自知谷三根深树大惹不起,村民们就告濮阳市土地局违法征地,而且经常去市里、省里和北京上访,有时一去就是几十上百人。有意思的是,谷俊山调任北京后,其妻子作为濮阳市公安局政委,也常驻北京,主要负责濮阳市驻京办的信访接待和截访工作。

村民们差不多进京上访一次,谷俊山就会回濮阳老家一次。2011年农历八月十七日,村民们在北京上访。四五天后,谷俊山就出现在濮阳。

谷俊山回濮阳,通常先坐专机到开封,然后濮阳警车开道,专程到开封去接,一路浩浩荡荡。前述老干部说,他三四年前在街头碰见濮阳军分区的老首长,聊起谷俊山对方直摇头说,谷俊山不出事则已,一出事肯定就是大事,“胆子大得很啊”。

2011年底,谷俊山被调查的消息传出。谷三在家过完除夕,大年初一即匆匆出走,之后再没回来。曾经一段时间,有传言说谷俊山没事了,东白仓村一时人心惶惶,担心谷三卷土重来。到2013年元月上旬,有关方面正式启动对谷三的调查,调查人员到东白仓村谷家查抄,村民们半悬的心才落了地。

2013年1月12日,谷俊山老家被查抄。查抄特意安排在深夜,也不让村民围观,消息还是不胫而走。起先,村民们只觉惊喜、解恨,后来听说整整四卡车贵重物品被拉走披露,村民们情绪变得复杂起来。有人甚至抱怨:那么多好酒,还不如给俺们喝点,还会记点你的好。

2013年初,财新记者来到濮阳闹市中的谷家“将军府”,大门紧闭,久扣无人,门口悬挂的容金公司项目部铜牌,落满灰尘。

(原文来自  财新网)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